文章详情

征文 与李白的诗歌一起飞翔

#陈士葆工作室#     陈士葆 Lv.12    山东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1798浏览     1评论     2017/09/14 09:35
与李白的诗歌一起飞翔

与李白的诗歌一起飞翔

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博华

远离尘世的喧嚣,于宁静的夜晚,泡一杯淡淡的清茶,在孤灯下翻开那本不知翻阅了多少遍的《李太白诗选注》,思绪立即被诗人那美妙的诗句带入一派古典诗意的氤氲中,凝神静气,细细品读着那一行行优美的诗句,眼前灵动的文字似一个个跳动的音符,让我那厌倦了世俗的双眼和不屑于功利的心灵,在美丽的诗歌意境中得到了休憩。把白天的烦恼与疲劳关在门外,让自己的思绪追随着诗人那瑰丽的奇思妙想,神游四荒,心鹜八极,成了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这本早已泛黄的诗集,虽然时常阅读,但还是百读不厌。每一次阅读,都会有常读常新的感觉。正是在这本诗集的引领之下,我逐步走近并了解了李白这位中国文学史上真正心灵自由的非凡诗人。读李白的诗歌,从他的诗歌中感受中国文化传统中一种少有的自由,是我阅读生活中最美好的精神享受和生命体验。

  中国古代文人无数,我独爱李白,并将他引为一位自己心灵上的一位精神导师。无论工作多么忙,也不管刮风下雨,只要有那么一点闲暇的时光,我总会捧起这本陪伴了我三十余年的《李太白诗选注》,让自己的心灵和思绪追随诗人的诗句去进行一次次快乐的精神旅行。我爱李白,不仅是仰慕他非凡的诗歌才能,还有通过他的诗歌创作所表露出来的他那颗超越世俗功利的天真赤子之心,就像一朵盛开在雪山之巅的圣洁雪莲吸引着我,召唤着我,让我的心灵激动不已。读李白的诗,分明能感受到一个强大的生命气场。在这个气场中,诗人的想象大胆、瑰丽、奇特,用卓尔不群的诗歌意境构建起了一片属于诗人自己的美丽绝伦的艺术天地。走进这片天地,总会让我们贫瘠的心灵世界萌发一些天真烂漫的遐想。

李白一生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从平民子弟到宫廷文人,从偏远的穷乡僻壤到繁华的都市长安,诗人的脚步一生从不停歇。诗人怀揣着浪漫的理想,用纯真的童心和豪放的激情,把自己对生命的体验和对生活的感悟,借助诗歌这一艺术形式,将自己的感情进行了酣畅淋漓的宣泄 。生活的大起大落让他充分而广泛地接触了社会和自然生活的各个层面。他那包藏宇宙万象,豪迈高远,不受任何束缚的生命个性,不但成就了他不朽的诗名,也让他充分地体验和享受了生命的真正快乐。诗人终其一生都在用他特有的那颗天真赤子之心讴歌他理想的人生。无论何时何地,总以满腔热情去拥抱眼前的这个世界,追求充分地行事,立功和享受,对一切美的事物都有敏锐地感受,把握现实而又不满足于现实,投入生活的激流,而又超越苦难的忧患,在高扬亢奋的精神状态中去实现着自身的价值,追求着自己的梦想。尽管梦想和现实的距离是那样的遥远,可诗人的诗心不老,永远是那样的青春洋溢和充满着朝气。

李白是一个活出了自信的、超强的时代强者,正是这一点,他深深地感染了我们,并时时地激励着我们,去自信地面对自己的生活。“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横河跨海与天通,我知尔游心无穷”,“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读李白的诗歌,常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诗人打破一切清规戒律的限制,借助大胆而又丰富的想象,将汉字所能承载的信息功能和修辞作用发挥到了极致。诗人的每一句诗都是神来之笔,真正达到了“诗成泣鬼神,落笔惊风雨”的出神入化境界。李白天生是一个为了理想和诗歌而活着的人。尽管它是一位有着非凡文学才能的人,但终其一生也没有在政治上建立多大的功绩。这也符合了一个历史现象:文人长于文学者,便短于政治,特别善于政治者,其文学成就自然就会有了水分。很显然,李白便是属于前者一族,他不受约束,无比张扬的个性是无法在政治舞台上去施展自己的抱负的。正因为如此,李白一生一方面很不愿意“摧眉折腰事权贵”,另一方面又不甘于“我辈岂是蓬蒿人”,从而导致他一生在精神的超越和世俗的困顿中,内心一直纠葛在深深的矛盾之中,活得并不轻松。这也充分证明了“文章憎命达。”“诗穷而后工”这个文学现象。尽管如此,李白看似洒脱的一生背后,实际上他还是没能完全拒绝政治的诱惑,总是徘徊在出世与入世,在野与在朝的十字路口。这也使得他难逃当权者对文人不待见,不放心,又利用,又害怕,用完了,再收拾的历史厄运。

李白虽然生活在中国历史上盛唐这个极其少有的黄金时代,凭借其非凡的诗才,他也曾踌躇满志地想去实现自己的远大政治抱负。然而也许是他太有才的缘故,让他恃才傲物的性格与当时的官僚生活太不合拍,最终这位旷世奇才带着胸中的万丈激情,只好远离了被世俗之人追捧不已的政治生活,将他的狂放不羁的性格和中国文人少有的一种野性投入到诗歌创作之中,这一点让他在心灵上变得如此狂放自由,从而使他的诗歌呈现出最放纵、最肆意、最冲动特点,达到了最无拘无束的一种极致,语言的张力也达到了无法夸张的临界状态。这一点,古今文人还没有那一位能与之相匹敌。一部中国文学史,若少了李白,真乃中华版图少了青藏高原一样,失掉了那种顶天立地的宏伟气象。面对世间万物,人情百态,他用一种超乎功利的心态,伴随着行云流水般的激情,创作了一首首流传千古的不朽诗篇。每一首诗都让人感受到诗人那颗充满着纯真且永不衰老的童心。李白用他鬼斧神工的诗歌艺术,不但为其在中国诗坛上赢得了“诗仙”的美名,同时也在盛唐气象中形成了一道卓尔不群的亮丽风景,为中华文明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读李白的诗大起大落的跳动式的诗歌情感结构,给人以奔腾回旋的动感。特别是流走其中的气吞山河的宏伟气魄,更是给人以涤荡心灵的强烈震撼。“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在艺术的世界里,诗人的精神思想已经进入到一种出神入化的境界,在物我两忘的自由王国里自由翱翔,面对李白的歌,凡夫俗子的我们只有高山仰止的份了。很显然让李白这样一位绝顶的浪漫主义诗人,皈依正统,死心塌地在体制内打拼,实在是金丝笼子养鸟,无异于一种精神的奴役。既然体制内容不下,诗人只好带着建功立业的梦想,浪迹天涯,啸歌江湖,徜徉山水,在放荡不羁的生命状态里,放纵自我,于声色犬马的世俗生活中,及时行乐,释放生命的激情与能量,将自己不遮不掩的真性情和透明的灵魂,活脱脱用诗歌这一艺术形式呈现在世人面前,这倒令我们这些普通读者更加感到诗人本真可爱的一面。也正是诗人这份与生俱来的天真性情,让他在生命的暮年还做着天真的梦。想不到一个“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自由诗人,最终沦为了政治上的糊涂虫。公元756年,李白被永王李璘请下庐山,协助他谋反,夺取李唐政权。但起事不久,便遭到镇压。李白虽免于死罪,但活罪难逃,最终还是被流放蛮荒之地夜郎。此刻五十八岁的诗人拖着病躯,踏上了流放之旅。沿长江逆流而上,走了一年多来到奉节,忽遇皇帝大赦天下,诗人欣喜若狂,依然用年轻的诗心为我们留下了《朝发白帝城》那首轻快的诗篇,此时诗人的生命已接近尾声。李白一生以大鹏鸟自比,但又恨自己受困于现实,不能振翅自由飞翔。不过诗人最后生命的归宿还好,酒醉之后,被江中月影吸引,奔着月影,投入江中怀抱,一代千古诗人,也许是受到了另一位投江诗人屈原灵魂的召唤。这不由得使人想起老子的名言“上善若水”,诗人的这个结局虽然令人心中有几分凄美的感伤,但还是给我们留下了进行美好遐想的余地,天生属于诗歌的诗人就应该有这样一个浪漫的生命结局。

  夜深人静,伴着明月,伴着星星,伴着清风,手捧李白的诗集,在一种旷达的心境中去细细体味、欣赏诗人那优美的诗文,别有一番情趣在心头。诗人笔下的山岳、瀑布、江河、花鸟和历史人物立刻在眼前、在心头形成一幅幅生动的画面。诗人一生虽然遇到了无数的人生坎坷,并蕴积了巨大的心灵痛苦,但他却为了个人的尊严而不屈地活着。他是天地间一个特立独行的精神侠客,他心中早已没有了主子。既没有皇帝,更没有主人,这让他身上中国人逆来顺受,奴颜婢膝的喜气挥发殆尽。他自己就是自己的主人。一种超强的自信力让他由“狂”到“妄”,活出了一个真正文人“飞扬跋扈为谁雄”的特立独行的那份洒脱和自由的生命气质。他用诗歌这一文学的最高艺术形式,创造了一片真正属于自己的英雄境界。在这片他自己营造的精神王国里,他的心灵自由飞翔,无拘无束,上下几千年,纵横几万里,跨越时空,把自己的愁苦与欢乐一股脑交给诗歌,借助文字的力量让情感的火山猛烈地喷发,诗人的激情在诗歌的天地里狂泄无余……在李白的诗歌里,你看不到颓废,感受不到消极,扑面而来的只有诗人心中散发出的那种蓬勃向上,积极进取的纯真的青春气息。

  感谢李白的诗歌,它不但带给我美妙的艺术享受和心灵愉悦,也让我在现实生活中体验到了一种生命的本真。李诗那优美的文字犹如一杯生命的玉液琼浆,陪伴我进行一次次思接千古,视通万里的精神漫游,让我那颗被周围世俗困顿的心灵世界里,时时涌起阵阵莫名的激动,让那颗曾经浮躁的灵魂渐趋平静,同时也让我对未来的的生活平添了几分由衷的自信。夜深人静,与李诗为伴,在李诗营造的美妙意境中,我度过了一个个快乐宁静的夜晚。与李诗结缘,让自己的思想与李白的诗歌一道飞翔,此种快乐,真是不胜言哉。

 

 

登录 后再点赞

1

参与更多话题互动,请下载神州佳教APP

立即下载

登录后参与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