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征文 [孔子说的对]用国学精粹来锻造时代君子

#陈士葆工作室#     陈士葆 Lv.12    山东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7639浏览     4评论     2017/03/03 13:30
[孔子说的对]用国学精粹来锻造时代君子

|关于教育的使命问题,我们还是不绕弯子,返璞归真一点为好。整部《论语》中,孔子提了一百多次“君子”~

44499be013f840de8da6b5508a1a9c6c_th.jpeg

       “空心病”是时下好多人在犯的一种时代病。谈到病因也许很复杂,但谈到病症却基本一致。“空心病”是一个比较形象的说法,姑且可以把它称为“价值观缺陷所致心理障碍”。空心病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抑郁症,情绪低落、兴趣减退、快感缺乏,如果到精神科医院的话,一般会被诊断为抑郁症,因此不少人把“空心病”归于心理疾病范畴。其实不然,笔者以为它是由于价值观失落形成的心理落差所导致的自我失败情绪的一种剧烈的精神反应,这种情绪在心中郁积久了,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外界干预,发生不测的后果是迟早的事情。这种病在学生群体比较严重,尤其是即将步入社会的大学生群体,在就业压力空前激烈的今天,自我感觉良好和社会认知度之间的巨大反差,使得他们不少人无法消除内心产生的自我贬低的消极情绪,不少人选择了一种过激的行为方式,使原本美好的生命之花过早地凋零,美好的生活前程中途夭折。由此看来一直此病单靠心理疏导还是不行的,必须从家庭和教育等多个层面入手,协同应对才会有良好的效果。

       当下好多年轻人为“人生的意义”的缺乏而痛苦,内心感到迷茫和彷徨,有一种看破红尘的感觉,自己置身偌大的生活舞台,总有一种灵魂四处流浪,无法找到应有的社会归属感,为此内心熬着巨大的精神痛苦。因此,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问:“老师,学习为了什么?活着为了什么?”他们的这些问题再用传统的方式去进行口头说教,意义已经不大。社会现实在那里摆着,功利主义大行其道的今天,人生的价值都被贴上了经济的标签,能创造看得见的经济财富成了一个人立足社会的基础。在显性的经济利益面前,人生隐形的精神意义受到了空前的挤压。海德格尔那句激励了好多人的经典名言,“诗意地活着”在现实社会已经成了人们的一种奢望。“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一个拜金主义大信其道的今天,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年轻学子们,带着一颗在某种程度上经过诗意浸染的心灵,内心的天真烂漫和对社会的一些美好期望,终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这让他们在一种无奈的心境中,要么随波逐流,要么熬着痛苦,固守内心的美好与清高。正因为如此,大学生对社会的这种不适应成了得“空心病”最高的一个社会群体。

2015123117171657254.jpg

  关于教育的使命问题,我们还是不绕弯子,返璞归真一点为好。早在两千年前我们的大教育家孔子就把教育的使命定位为“君子”教育。“君子”是孔子理想的教育培养目标。整部《论语》中,孔子提了一百多次“君子”。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在孔子看来,圣人是只能憧憬一下的,君子却是可以养成的,人人都可能做到。孔子的一生都在教导自己的弟子们,如何做一名君子。君子文化,两千五百多年来,始终给予读书人以自尊、自律和信仰,让那些有精神追求的人,内心充盈着一种浩然之气。君子文化曾经是让国人接受、信服,并渗透到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骨子里的价值规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等大量的经典就印证了这一点。“君子比德于玉”,中国人佩玉的爱好,也是这种文化的表现。中国传统教育一直致力于“君子之道”。“君子之道”的起点就是“君子怀德”,唯有君子之人,才能“厚德载物”。一种文化,能跨越多长的时间,影响多少阶层和国情世风的变迁,便体现了这种文化的“信度”。自孔子到今天,君子文化的“信度”是无与伦比的,更是超越时空的。

何为君子?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修身养性,顺应天道,渐臻完美,这才是成为更好的自己,而不会陷入为别人的眼光而活的功利困境中去。这直接击中了问题的要害。现在好多人活着,由于生存压力空前增大,事业、爱情、家庭,一切都有赖于丰厚的物质基础,由于刚参加工作,且收入低,并且面临着各种未知的困难和挑战,肩头确实有压力山大的经济压力,没有超强的人生历练造就的过硬心理,横亘在人生道路上的这一道道坎,对这些初登社会舞台的年轻人来说就难以逾越。受传统观念影响,中国人有一个不好的心理就是好面子,总觉得人活着不是为自己,是活给别人看的,活在别人的眼色和评价里。受此心理影响,过分看重于一些外在的东西,而让自己的内心世界变得不再宁静,甚至凌乱不堪。一旦没有相应的外在的经济基础支撑起自己外在的所谓面子,内心便会不再淡定。要么为了面子,不择手段,要么选择逃避,消极应付。总之为名所困,为利所累,好多人看似平静的外表之下,熬着极度的生命痛苦,在一种内外不一致撕裂的双重人格折磨下,痛苦地生存着。

        一个堪当大任之人,诚如孟子所言“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现在的学生成长环境优越,过着衣食无忧,养尊处优的的生活。生命中缺乏应有的挫折训练,大部份人在顺境中成长,缺乏应有的独立意识和判断力,一但遇到猝不及防的生活磨难,往往不能正确面对,无法对自己做出正确的判断,总觉得社会对自己不公,用一种消极的人生态度去看待自己所处的环境,无法使自己融入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中,在一种游离的生命状态中,误打误撞着。我们主张和推崇的君子之人首先在于高尚的人格和纯洁的品性。面对外部世界,始终保持内心的清醒,对外部世界拥有一个正确的判断。因此一个“君子”之人,其背后不但有着充分的人生历练,还有着丰富的经典和深厚的传统作支撑。系统的、典雅优美的君子文化,从衣食住行,起居礼仪,到读书的方法和习惯,到与人相处的原则,事业发展的轨道,再到抽象的宇宙和天道。四通六辟,无所不包。更重要的是,传统君子的标准并不僵化,它不是单一而狭隘的,不将成功“单一化”,也不将失败“污名化”。人活着最大的辛福就是自己的每天的进步,并在这种进步中实现对自己的一种不断超越。人活着就是要做最好的自己,只有把自己做好了,才会赢得他人由衷地敬仰和尊重。自己一事无成,就想着拥有好的物质基础,来装点自己的面子,这样的面子终究是虚幻的。做最好的自己,不是只为了自己,只有成为一个有本事的自己,有能力的自己,才会更好地服务他人和奉献社会,这样自己的人生价值才会在利己与利人之间求得一种有意义的平衡。

       诚然,君子并非不求功利,只不过有更高的追求在功利之上。而且那是可以确实地由自己努力而接近的。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做一个君子,就意味着继承了道统。道统不仅仅是道德规范,更重要的是可以让你和不朽、伟大的存在联系在一起。读书明理,不仅是为了稻粱谋,更意味着承接了一种责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一个有自尊、有使命感的君子是不会感到“空心”的。他的内心是强大的。不论处在什么境遇下,君子的人格不会因为外物,贬损分毫。这就是为什么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培养更多时代君子,也是当代学校教育应当致力追求的一种神圣使命。

 timg-2.jpeg

      现在的教育最大的问题便是也受了功利主义的影响,学校只顾眼前利益围绕着考试这根指挥棒转。考什么,教什么。考试以外的事情基本上不去管,或者很少管。在许多学校,教书育人的使命基本上只剩了教书一项任务了,因为教书有考试成绩这个硬指标对学校和教师进行考核。至于育人问题则没有一个精准的指标体系去考核,所以就基本上被置于可有可无的境地了。现在学生学习这个原本快乐的活动因考试评价从小就蒙上了浓厚的功利色彩。许多学生对所学科目也持一种功利心态。考什么,学什么,考试分数比重大的科目用功夫也就大。老师和家长对学生的评价依据主要是分数,因此学生们也很在乎分数。似乎学生天生就变成了考试的机器,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一个分数,为了将来通过考试实现自己的大学梦。虽然教育方针主张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实际情况基本上是智育一育畸形发展,其他各育处在陪衬状态。正是在这样一种局面下,学生们接受着来自学校的教育。在这种智育独大的状况下历经十几年的学校教育成长起来的学生,出现“空心病”这样的问题,也就不奇怪了。学校只管学习,不管其他,但最终学生要离开学校融入社会,成为社会人跟社会打交道的。虽然满腹经纶,但书本知识毕竟和社会生活有不小的距离,让这些走出校门的年轻人迅速认可社会,适应社会、融入社会,思想和现实的撞车,肯定带来巨大的不适应。积累了十几年的问题也就一下子凸现出来了。

       问题出现了,虽是现实问题,却是历史原因造成的。解决此问题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仅靠行政命令一刀切不是办法。但改善当前的教育现状应该提上议事日程,使学校重教书,轻育人的格局迅速改观是当务之急。在当下的学校教育中要与时俱进,营造一种“君子文化”,用中华民族高雅的文明精神,锻造一批德才兼备,具有君子特有的那种“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品性的时代人才,真可谓是时代重任和历史使命,教育界的同仁们决不可掉以轻心。

 

登录 后再点赞

4

参与更多话题互动,请下载神州佳教APP

立即下载

登录后参与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