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征文 [陈老师有话说]回归非功利性的阅读

#陈士葆工作室#     陈士葆 Lv.12    山东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10350浏览     10评论     2016/12/13 07:52
[陈老师有话说]回归非功利性的阅读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

   朱永新教授的这句话直击人的心灵,说的太到位了。人类最伟大的思想智慧,没有办法从父母那里通过基因来拷贝,它们犹如宝贵的矿石,隐藏在书山之中,等待着有心人前来采集。采集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自觉和主动的阅读。青少年正处在阅读的黄金年龄,让他们养成自觉阅读的好习惯,走进书山这座人类思想智慧的宝库,去自由探宝,这对他们的健康成长来说十分重要。

406186517dbf1345c59d09.jpg

   阅读不仅影响着青少年的学习生活,也深刻地影响着他们的文化素养、精神世界以及未来的成长轨迹。然而,书海浩渺,抓好全民阅读涉及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选择书籍”。纵观时下青少年学生的阅读取向,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就是:阅读浅显化、功利化现象不容忽视。在以应试为目的的现实功利性阅读面前,纯粹以兴趣为出发点的阅读显得力不从心。这对于培养和引导青少年养成健康的阅读习惯无益。因此,今后重视和加强学生们的非功利性阅读,真正将阅读变成“悦读”,使学生从小养成自觉读书的好习惯,进而形成全民阅读的良好社会风气,确实是一件值得我们点赞和提倡的大好事。

   作为一代文学巨匠的鲁迅先生早就将读书分为“职业的读书”与“嗜好的读书”。应当说,这两种读书形式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但对学生们来讲,“嗜好的读书”显然比“职业的读书”更加重要。因为青少年阅读与成人阅读有所不同,儿童阅读的重点不在于掌握了多少知识,而在于通过阅读开启他们的想象力,丰富他们的内心世界。一些看似无用的书籍,对于培养一个人的人文底蕴、道德文明素养、思考能力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拿哲学、逻辑学打比方,我们每一个人碰到问题都要思考,而学习哲学、逻辑学则会让我们的思考更具有广度、深度和层次性。相反,如果赋予阅读太多的功能和意义,尤其是一些功利性的东西参与进来,就会像猫扯毛线一样,越扯越乱,脱离了阅读育人本真的目的。

    在信息爆炸时代,摈弃功利性阅读,学会给阅读“减负”,恰恰是我们摆脱庸常、“遇见更好的自己”的要旨所在。因此,我们在推进全民阅读的过程中,一定要戒除功利心,提倡非功利性阅读。非功利性的阅读对于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和心灵成长来说至关重要。现在一个要命的问题就是受经济大潮的影响,读书学习这件关乎人成长的大事被经济给绑架了,让青少年学生本不该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接触的许多世俗的东西充塞了他们的心灵通道,对青少年进行自由的精神呼吸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其实,非功利性阅读对孩子的一生都有好处。即使学前儿童现在不懂古文的意思,但长大了就能懂,这是“文化基因”的作用。西方这些文化发达的国家就非常推崇和提倡非功利阅读,传统经典阅读贯穿于他们的学前教育甚至一生之中。一个明摆着的事实便是:没有一个成年人相信童话故事是真的,但在孩子的童年时期,他们天真的本性使得他们却非常喜欢阅读童话,并在童话营造的那个纯洁优美的世界里,渐渐接受一种高雅的精神空气的熏陶,这种熏陶对孩子们的成长是极为有益的。一旦自己这一代人长大了,跳出了儿时的童话世界,等到将来自己有了孩子,还是接着让他们走进这个世界,就这样一辈又一辈,一代又一代,伴着《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那些经典,一代又一代的人在他们的童年时代快乐地成长,这就是非功利性阅读的魅力之所在。

   现实社会现代传媒业高度发达,无孔不入却又俗不可耐的各种信息挑战着人们的眼球,也污染着孩子们的纯洁心灵。一些超出孩子们年龄段的信息象精神鸦片一样已经渗透到了孩子们纯洁的思想血液之中。电视里的一些广告词、歌词等通过华丽的包装,成了孩子们耳熟能详的儿歌,口语,经常在孩子们口中重复着,等到他们一旦身体发育到一定阶段,对这些庸俗的东西有了理解,没准就象一根导火索,引发不良的精神化学反应,造成不好的后果。然而现代社会由于生存压力的增加,家长们大都忙于生计,很少或者无暇顾及孩子们的成长,没有时间陪同自己的孩子去读书学习,一些原本高雅有益的精神启蒙读物,就这样远离了孩子们的童年,使孩子们要么放弃了阅读的好习惯,要么按着家长和老师的意志被逼着走上了功利性的学习之路,实际上导致了孩子们天真美好的童年时代与有益的自由精神阅读渐行渐远。

171400694.jpg

   回顾当年我们这代人的成长,那是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阅读的环境很差,可供阅读的书籍也不多。但由于功课不是太繁重,放学之余,除了听年长的老人讲故事,诉说往事,就是看电影。由于那是一个突出政治的年代,我们手边除了宣传革命英雄主义的书籍,其他书籍则难以寻找得到。但为了做一个电影中那样的革命英雄,我们还是如饥似渴地读了不少这样的课外书籍。《雷锋的故事》、《高玉宝》、《金光大道》、《艳阳天》、《闪闪的红星》等,今天看来读这些书也许没有太多意义,也没有一本够得上现在经典的标准,但在那个时代,能读到这样的书对我们这些渴望阅读的孩子已经实属不易了。当时读这些书是在小学和初中,那时高考已经取消,读书真的是功利心荡然无存,读书完全是一种精神的消遣。可机遇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等到上高中时,高考又恢复了,有了小学和初中的充分阅读带来的精神储备,经过两年的高中学习,参加高考,结果还算顺利,虽然没有被一流名校录取,还是顺利地改变了自己的农民身份,取得了当时令好多人羡慕的非农业户口,最终走进教师队伍,成了一名一辈子与书打交道的人。

   现在经济发达了,社会条件好了,有书读了,可是读书的环境却并不是十分令人乐观。一是现代传媒业的高度发达,对传统阅读带来了巨大冲击,使青少年阅读呈现出碎片化和快餐化,导致他们的精神思想不系统,不深入。再就是青少年的阅读缺乏来自教育和家庭的正确引导,导致青少年阅读情绪化,随意化。不少海外学有所成的人士要求他们的子女从小精读经典,为的就是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底。传统教育是需要的,但对传统文化的内容还可新解。比如对于“孔融让梨”的故事,有的孩子完全可能认为家里的生活条件非常好,有很多梨,没有必要把大的让人,可以再多拿一个,也能解决问题。重要的是,孩子在学经典的同时,大人还可以教他们一些现代的处事道理,注重培养孩子的社交能力和情商教育,这样对孩子的将来是大有好处的。当今社会,无论是开启心智雕塑自我,修身养性愉悦身心阅读,还是求学求职的阅读,笼统讲都具一定的功利性。但其中又的确有别,后者严格意义上讲具有某种现实的功利性。这个阶段多半是学生求学的阶段。学生为了应付应接不暇的考试面试,把读书当作敲门砖作为谋生谋职的手段,当在情理之中,也无可厚非。但与这种现实的功利性之外,保持与追求名利无关的阅读,并将其视为一种生活的方式,来调节一下生命的姿态,保持悲天悯人的一种生命情怀,天长日久,读书便成为你的一件人生快事和人生乐趣,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成为生命中必不可少一种生活元素。

   当风清月朗之时,一窗明月半床书,拥衿而卧,心静如水,“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神”,有清泉绿茶之为伴,信手抽取一册心仪之书,恭敬地捧读,与一个个精彩的头脑作精神的交流和心灵的激荡,不也是对自己一日劳作的一种奖赏吗?累了倦了,便拉灭灯,走到窗前——静静地读月。那月,当然是《诗经》里的月,唐诗宋词里的月,是曾经照耀过李白苏东坡的月。当下让我们回归到经典阅读中去吧,在那里,去直面那些伟大的精神存在,找到我们曾经迷失的灵魂,这场文化危机来得并非不合时宜,毕竟,我们从未面对过这种来自意识深处而非单纯来自肉体的威胁。我们这些住在现代化建设营造的山顶洞里的现代人,本身的生活已经很不接地气,自己的生活方式越来越陷入科学主义带来的舒适的泥沼,在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生活里,昏昏欲睡而不自省,这样的生命状态唯有走进先贤的经典,聆听一下久违的生命教诲方能唤醒我们的灵魂:“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一千七百年前的陶渊明,这句呼唤在当下仍有警世和醒世的意义重要意义。

 

 

 

登录 后再点赞

7

参与更多话题互动,请下载神州佳教APP

立即下载

登录后参与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