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征文 诗行处处有酒香

#陈士葆工作室#     陈士葆 Lv.12    山东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10625浏览     0评论     2016/11/22 08:04
诗行处处有酒香

诗行处处有酒香

山东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陈士葆

  中国人喜酒,文人尤甚。酒似乎成了历代文人的一种重要的精神道具,作为一个具象的精神文化符号,出现在一首首美妙的古典诗句里,从古代一路流传至今,芬芳着中华文明的思想长河。中国作为酒的故乡,更作为酒的国度,酒在文人的笔下已经演化并流淌成了一种文化,为古往今来的人们所津津乐道。酒作为一种特殊的食品,是属于物质的,但酒又融于人们的精神生活之中。它炽热似火,冷酷如冰;它缠绵如梦萦,狠毒似恶魔,它柔软如锦缎,锋利似钢刀;它无所不在,力大无穷。它可敬可泣,该杀该戮;它能叫人超脱旷达,才华横溢,放荡无常;它也能叫人忘却人世间的痛苦和忧愁,到绝对自由的时空中尽情翱翔;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勇敢地沉沦到深渊的最底层,更能叫人丢掉面具,原形毕露,口吐真言,还原一个真实的自我。

  中国文人与酒结下了不解渊源。在饮酒的时候想起诗,赋诗的时候想起酒。酒与诗似乎是一对孪生兄弟,天生是连在一起的。诗与酒的联姻让中国文人的写作增加了不少浪漫气息。在中华文明源头的诗歌总集《诗经》里,饮酒是一种乐事,并留下了不少与酒有关的诗篇。一提到酒,往往会想到我们的祖先,用作祭祀之用,与神灵共享。“清酒既载,驿牡既备。以享以祀,以介景福。”《大雅.旱麓》。在中国人的生活中,从庄重严肃的仪式场合,到散淡无拘的现实生活,都会看到酒的影子。作为酒文化的代言人,集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于一身的曹操以一首《短歌行》,令许多痴迷于酒的文人墨客争相追捧。“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用真性情来抒发自己求贤若渴的心情和对于不能尽早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所进行的反思,充分表现出自己的雄心壮志。陈沆说:“鸟则择木,木岂能择鸟?天下三分,士不北走,则南驰耳。分奔蜀吴,栖皇未定,若非吐哺折节,何以来之?山不厌土,故能成其高;海不厌水,故能成其深;王者不厌士,故天下归心。”这首诗歌无论在思想内容还是在艺术上都取得了极高的成就,语言质朴,立意深远,气势充沛。读后不觉思接千载,荡气回肠,受到强烈的精神感染。然而就这一首小诗,不仅让杜康酒美名远扬,更是让它也成为了家喻户晓的酒的代名词,由此可见文化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文人作为一个多愁善感的群体,与酒结缘主要原因还是借酒消愁,借酒抒情而已。古往今来,孤独和忧愁是诗人与生俱来的特性,他们率真的天性往往让他们的人生遭际不顺,于是天生敏感的心灵就会让他们的忧愁比常人更多、更深。为了消除心中的块垒,驱走内心的孤独,于是乎借酒浇愁差不多成了文人们共同的选择。虽然“举杯消愁愁更愁”,但文人们还是乐此不疲地奉之为快事。只是举杯之余,将自己内心的情绪,秀口一吐,化作莲花般清雅脱俗的诗句,留给后人,让人们在无尽的遐思中,来一番清新的精神呼吸。喜欢饮酒,并留下清新脱俗诗篇的诗人当属东晋的陶渊明。陶渊明是一个“咏酒诗人”.自祭文说:“匪贵前誉,孰重后歌。”挽歌云:“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陶渊明为什么要那么醉心于吟酒?第一个给他编集子的梁朝昭明太子萧统说了一句知心话:“吾观其意不在酒,亦寄酒为迹焉。”(《陶渊明集?序》)意说陶渊明托酒言志,以示人生醒醉。所谓“语时事则指而可想,论怀抱则旷而且真”者是也。陶渊明觉得自己像一只失群的孤鸟,无枝可依,悲鸣不已.他借酒宣泄自己对现实的愤愤不平,期望自己喝醉,借此逃避现实的低俗。陶渊明半生中爱酒、嗜酒。但酒精没有使他丧失纯洁的心灵,更没有丧失应有的清醒,在一种举世皆醉,唯我独醒的精神状态里,追求着自己心中那美好的生命理想。他倾情赞美和追求的桃花源所透露出的清雅脱俗的境界,更是带给人们一种无比美好的精神向往。

  酒,忘忧和纵情的作用,让文人找到了一种释放生命情绪的绝佳方式和提升自己的生命境界的突破口,因此不少有大成就的杰出文人都在杯中这片看似狭小的天地里营造了一片属自己的辽阔无比的精神天地。借酒浇愁,当然更多的是借酒言志,借酒抒怀,在酒力营造的那种血脉喷张的情绪状态里,无拘无束,天马行空,挥洒着文人们独有的艺术才情,于是一种狂发不羁的生命情绪在张力饱满的诗篇中像山洪暴发,一泻千里。李白的诗句充分体现了这一点。李白一生嗜酒如命,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极其传神地描绘了李白:“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四句诗,首先写出了酒与诗人创作的密切关系,其次写出了他同市井平民的亲近,同时更写出了他藐视帝王和权贵的尊严气质。因此,人们很喜欢李白身上那种率性而为的性格,称他为“诗仙”、“酒仙”。为了称颂和怀念这位伟大的诗人,古时的酒店时里,都挂着“太白遗风”、“太白世家”的招牌,此风一直流传到现代。在李白自己的诗歌《将进酒》中,李白更是将自己喜欢喝酒的那种生命情绪发挥到了极致。“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听起来很洒脱,其实他也是愁得无法可想时,与百转千肠的无奈中在寻求一种自我安慰和解脱。接下去笔锋一转,“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既表现了诗人的出手阔绰和大方,“万古愁”三个字也将他愁肠百结的心情暴露无遗。的确,酒也不能解决文人所有的痛苦和郁闷,有时也会让诗人发出“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的无奈呐喊,也就是说,此刻酒已经不能化解他胸中极度的愁闷。

  在一般人眼里,酒为男人心爱之物,其实不然,酒也为女性所喜欢。李清照作为中国古代女文人的魁首,其爱酒之深,亦可与陶渊明、李白、苏轼等男性文人的杰出者们不分伯仲。在李清照笔下,酒与她的诗词一样,随着她人生经历的跌宕起伏而变化,显得多姿多彩。早期,李清照的词主要是写少女情怀的浪漫,以及与赵明诚的相亲相爱。此时,清照词中的酒,也是一种浪漫、潇洒与祥和的美丽,前面这首《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入,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便是例证。一个女子,喝得晕乎乎的,连回家的路都找不着了。李清照以词中所写,某日黄昏,一个妙人儿,独自驾着小船,一边游湖,一边品酒,那该是一种多么浪漫、温馨、美丽、惬意的情景啊。另外还有“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樽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米酒初熟时,上有渣浮如蚁。”。(《渔家傲》)。溶溶月色皑皑雪,疏影横斜,傲然绽放,一片冰清玉洁的背景之中,梅花的一缕芳魂更衬得孤傲卓绝。人在梅影下痛饮,有暗香浮动,酒石酸醉人耶?梅醉人耶?此花不与群花比,是爱极之语。而人的才气品格却可与此花斗艳,譬若易安。“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等等。然而晚景凄惨的一代才女,失去了安宁优渥的生活环境和至亲的陪伴之后,为情所困,在穷愁潦倒中度日时,唯残酒冷炙相伴,一种无奈的心情,在酒中升华。一代词人被人吟唱最多的就是那首《声声慢》了。“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靖康之乱,诗人仓皇南渡,国破继之以家之,爱人赵明诚病逝,清照流离失所,老来无依。在饱经了人生的炎凉风霜后,特别是二次婚姻带来的不幸,让她彻骨地感受到了人世的无常所带来的精神痛苦。李清照已不再是当年闺中抒情的少女,此时的酒,已满是凄凉之意。另一首同样有名的是《醉花阴》:“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其人,其情,其酒,其词,其境,可知这些词中所流露的情感,还是“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那位豪情女子嘛?虽然情绪低落、柔美,凄惨了一些,不过女诗人的诗才与酒香还是一起流光溢彩,让无数后来人为之动容,为之感叹。

  文人作为中国社会的精英人物,他们拥有比一般人更多的文化担当,这也让他们的心灵神经更为敏感。人世间的风吹草动,草木荣枯,都会在他们心中泛起情感的涟漪,并留下思想的痕迹。为感叹世间多变,以及表达阔达丰富的人生态度,他们也会把酒来感慨人生苦短,感叹世事沧桑。苏轼在《赤壁赋》中这样写“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寄蜉蝣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主要抒写作者月夜泛舟赤壁的感受,从泛舟而游,写到枕舟而卧,从变化的角度看,天地一刻也不会不变,人生短暂,自然可悲;但从不变的角度看,那就是天地与我同生,万物与我为一,都会无穷无尽。深微曲折地透露出作者的隐忧,同时也表现了他旷达的人生态度。同样的,苏轼在《水调歌头》中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在诗圣杜甫所有的诗作中,有一首《登高》可以说是艰难苦恨、离乱悲愁的集大成者。“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诗歌写于诗人晚年寄寓夔州时期,通过登高所见秋江景色,抒发身世命运之悲和时局离乱之慨,倾诉了诗人长年飘泊、老病孤愁的复杂感情,慷慨激越,动人心弦。宇宙是无穷的,而人生是短暂的。古往今来,身世家国,荣辱人生,沉浮世态,得失人心,多少离愁苦恨,多少艰难困厄,全由杜甫一肩挑住。他一肩挑起了推排不尽、驱赶不绝的千斤悲愁。生命是如此的沉重而悲壮!

  备受中国文人推崇备至的酒,虽然经过历代文人奇思妙想的艺术加工,形成妙笔生花的绝美诗句,带给我们美好的审美享受,但是作为杯中物,也被不少文人视为诱发各种祸端的俗物。除了前面提到的曹操、陶渊明、李白等飘逸洒脱的一批与酒结缘并留下美妙诗文的文学巨匠外,也有不少嗜酒如命的酒囊饭袋和酒色之徒。这些人虽然也与酒有缘,并且也有喝酒的海量,但基本上是一些令人所不齿的社会败类。这些人上至帝王将相,下至社会底层,各行各业都有这种西门庆式的人物。时至今日还有不少这样的社会角色充斥社会的各个阶层。同样一种物质,不同的人喜欢,就会产生不同的社会效果,带来不同的社会反响,这绝对不是酒的错,就像刀枪本来是用来自卫的,如果用其故意杀人,这绝对不是刀枪的错。由此可见,文人爱酒还算是中华文明的一大幸事。正是得益于这些爱酒的文人,我们今天才能读到那么多散发着浓郁酒香的美妙诗句。

登录 后再点赞

2

参与更多话题互动,请下载神州佳教APP

立即下载

登录后参与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