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征文 也说青少年的“悲观厌世”

#陈士葆工作室#     陈士葆 Lv.12    山东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11323浏览     0评论     2016/11/11 07:59
也说青少年的“悲观厌世”

也说青少年的“悲观厌世”

山东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博华(256412)

 

当今社会青少年问题层出不穷,到了令人堪忧的地步。本该在追梦的季节却匆匆偏离了追梦的正常轨道,在盛开的花季却因各种问题的出现,让生命之花过早地凋谢。面对青少年出现的各种问题,各方的解读却不约而同地惊人一致,将其归结为年轻人心理脆弱而产生的“厌世”情绪,并进而将问题的责任指向了学校教育,学校教育不当成了直接原因。然而当我们追本朔源,仔细分析每一个案例,那些令人震惊的事件背后,岂止是简单的心理问题所致,责任也更不是教育一个部门所能担当的,其产生的原因是十分复杂的,涉及到来自社会、家庭、学校等多层面的原因。首先不良的社会环境是是问题出现的催化剂,然而把矛头对准社会似乎有对政府不满之嫌,因此问题的原因也就往往被人们所忽略,或者视而不见,致使问题愈演愈烈。

近年来,无论是伤害他人,危害社会,还是个人轻生,此类有关青少年采取极端措施发泄心中不满的事件频频出现在报端和其他媒体。按理说“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在这个物质条件极其丰富的时代,青少年能够享受美好物质生活的时候不该出现如此的社会问题,可一件件触目惊心的事件在不断挑战着人们的眼球和道德底线,让有良知的人们不由得会问,这个时代的孩子们怎么了,放着美好的生活不去享受,偏偏感情用事,用一时的冲动,去发泄心中的不满,最终将自己送上一条不归路。现在的青少年大多是独生子女,以80后、90后和00后居多。他们生活条件优越,接受教育的程度也高,思想视野开阔,综合素质比父辈要好得多,可是一遇到问题和挫折,比上一代人却更容易冲动,易怒,在行为表现上要么情绪过激,易躁动;要么悲观失望,易情绪低落。这种看似心理方面的问题,首先是青少年缺少化解压力的手段,对飞速发展的社会适应能力不强,其次,部分青少年内心一直存在着来自社会不良信息造成的“心理病毒”,一旦遇到偶发事件带来的心理暗示或刺激,便很容易激活内心世界储存的“病毒程序”,导致不良行为甚至犯罪事件的发生。再次,青少年生活空间狭小,遇到负面事件的刺激更容易失掉生活的乐趣和自信心。

飞速发展的社会在给人们提供优越物质生活的同时,也让人们面临着更大的生活挑战。社会变化太快,快到人们的心理适应能力的提高难以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社会和家庭给孩子们提供的有意义的走向社会锻炼的机会太少。家长们虽然为了子女的成才想尽了各种办法,创造了力所能及的优越条件,实际上却是剥夺了孩子们体验真实生活的机会,让他们的心灵处在一种幼稚的状态,不能很快长大。处理问题的能力和实际年龄始终存在一段不小的距离。再加上社会诱惑太多,年轻人追求刺激抵御诱惑的能力相对较差。还有家庭氛围不适,学业的压力大,独立性与依赖性之间的矛盾,导致人际交往功能的欠缺。特别是当今社会就业压力增大,虽然大学毕业,但工作却无着落。看到那些家有“富爸爸”的同龄人,虽然学业不如自己,但一毕业就能进入企业管理层或者得到创业资助,再加上听到有些单位“萝卜招聘”的消息,一种不公平感和人生价值的失落感就会从心底滋生出来。他们不少人以此而气馁,再怎么努力,好工作也轮不到寒门子弟,好多人为此感慨,利益阶层已经严重固化。普通百姓子弟要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向上发展,不是不可能,但是要比那些“富二代”,“官二代”们要多付出几倍的努力和代价。因此现实生活中不少年轻人已经发表了这样的人生宣言,“不再相信奋斗可以改变人生”。“无机会”似乎已经成为年轻人追逐梦想的绊脚石。社会消极意识的产生与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所接触的事情息息相关。不少年轻人的失败心态所带来的“厌世”情绪成了青少年社会问题爆发的导火索,这表明问题的出现与社会阴暗面有着必然的联系。由于越处于社会的底层,上升的路径越窄,发展的空间越小,过程也更加艰难,导致处在青春转型期和叛逆期的来自不少平民百姓的年轻人越发难以把控和调整自己的情绪和心态,最终各种问题变更容易在这个年龄段的人身上集中爆发。

贫富分化和收入差距的日益拉大导致的社会分层现象日益悬殊。这不但加剧了社会矛盾,更是催生了严重的“悲观厌世”情绪。一系列令人痛心疾首的恶性事件的发生,看似与年轻人的心理脆弱,情绪冲动有关,但实际上却是一些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导致的。因此关注社会,彰显社会公平,让年轻人看到生存和发展的出路及希望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最大的成功之处就是人性的解放。社会层面的最强音就是打破了“出身论”与“血统论”对人的桎梏。恢复高考,让无数有追求和梦想的年轻人有了改变着自身命运的平等机会,实现了人力资源的正常的良性社会流动。正是充分合理的社会阶层的流动和变动,才为改革开放提供了持久的社会动力和人才支撑。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中国经济转轨带来的社会转型步伐明显加快,社会阶层的分化成为必然的趋势。但由于政治改革的相对滞后和监督不到位,导致社会不公现象在持续发酵,最终形成官员与民众,富人与穷人,精英与草根,体制内与体制外,日益明显与清晰的距离感,虽不至于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但彼此之间的矛盾确实是存在的,起码在情绪上是对立的。今天,怀揣美好梦想步入社会的大批80后,90后的“无权势,无背景、无关系”的年轻人,一步入社会,面对的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完全凭借个人的努力来改变自己弱势的命运,难度无疑很大。他们要在事业上跟“官二代”竞争,在经济上与“富二代”竞争,没有超强的生存智慧,显然是天方夜谭。

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他们的健康成长关乎国家的兴旺与发达和民族的盛衰。关心他们,就是关心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如果强烈的不公平感,挫败感与被剥夺感影响和左右青少年的情绪,那么就会将一批毫无顾忌的“愤青”推向社会,这是很危险的。为青少年创造和谐的成长环境,不是教育一个部门所能完成的,只有全社会齐心协力,共同营造一个公平秩序的社会环境,让青少年体验到社会带来的公平和希望,他们内心的消极情绪便渐渐消散,最终以阳光、开放的心态走向社会,这样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才会大有希望。

登录 后再点赞

0

参与更多话题互动,请下载神州佳教APP

立即下载

登录后参与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