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征文 依稀故乡梦

#陈士葆工作室#     陈士葆 Lv.12    山东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11311浏览     1评论     2016/11/02 16:22
依稀故乡梦

依稀故乡梦

山东桓台索镇实验学校 博华

  在梦里,我常常回到生养自己的故乡,那个儿时无忧无虑的地方,那个自己梦想起航的地方。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来方知在他乡。好在自己现在生活的地方离故乡不是太远,并且自己生活的地方,不远处便是那条通往故乡的河流。每天吃罢晚饭,便和小区里的三五知己走出小区,到河边散步。这条河不是太长,从源头到我的家乡不足百十华里。每每看到这条河流,每每谈到儿时记忆里河边的风景,我便犹如回到了故乡的怀抱。河边散步,总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温暖,很幸福,总是让我在扯不尽的回忆中,走进儿时记忆里的故乡。

  我的家乡位于乌河下游。乌河虽然不长,但在古代文献里却有明确记载,称其为时水,这说明这是一条千年流淌的古老河流。在儿时的记忆里,蜿蜒曲折的乌河穿村而过,清清的乌河水,缓缓流过我的村庄。蜿蜒曲折的河堤旁,遍植杨柳。各家各户,逐河而居,整个村子便随着河流的走向散布在河流两边。由于有了水的滋养,整个村子,无论是树木,还是人都显得格外水灵。村子里的树木格外高大,站在十几里的远处,朝村庄的方向看上一眼,便会看到各家的房屋掩映在绿树之下,犹如童话王国里的仙境一般,令人感到无比的亲切和向往。

  仅靠家乡的南面是一个在中国北方罕见的天然湖泊,家乡人称其为麻大湖。湖内生长着茂密的芦苇,蒲草,莲藕等几十种水生植物,更有各种鱼儿游戏水中,每年从春天开始,历经夏天,秋天,家乡的湖像一块养眼的翡翠,用满湖的碧绿,呈现出一派北国江南的景象,温润着家乡人们的眼睛。这一湖的生机得益于日夜缓缓流淌的清澈乌河水。乌河作为一条母亲河,用清流孕育了家乡美丽的同时,也让家乡的人们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泽水而居的家乡人从父辈那里代代沿袭下来的一些生活习惯,大都和水有着密切的联系。家乡的人出门有时撑着小船,穿行在河湖沟汊纵横的芦苇荡里。人立在船头,抑或船尾,手持一支竹篙,轻轻在水中或者岸边一点,船儿便箭一般向前窜去。小船作为水乡出行的交通工具,无论是探亲访友,还是运输货物,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湖里生长的茂密芦苇和蒲草更是家乡人赖以生计的主要材料。男人们主要用芦苇来编席,打箔,还有一些心灵手巧之人,用洁白的苇篾子,编织出精美的工艺品和实用的生活用品。女人们则主要用蒲草来编织草鞋、蒲席、蒲扇等各种工艺品。正应验了那句经典,“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正是得益于千年流淌的乌河带来的那股甘美的清流,才孕育了家乡一批批钟灵毓秀的乡人,他们用他们特有的生命智慧和心灵手巧,为养育自己的这方土地增光添彩。

  正因为有了丰沛的水源,故乡的景色自然也就变得格外水灵和滋润。小桥,流水,人家,绿树,灰瓦,粉墙,一派美的神韵充溢着一种淡雅的水乡风情。看不明虚实,分不清究竟;水性的流淌中,滋润了多少故乡人的心灵。品读故乡,凌波水韵,翰墨流芳。故乡的美,是朦胧而古朴的,是树下悠然落棋,是花间醉然品酒。是庭中淡然品茶。绿水萦绕着白墙,红花洒落于青瓦,蜿蜒曲回的小河在清晨和夕阳中浅吟低唱。乘一叶扁舟,撑一支竹蒿,穿行在青绿湖光中,身边是历经风浪的班驳和亘古柔情的飘零,一泓清水所承载的,是似水流年的痕迹和和历史岁月的沧桑。家乡就像一幅朦胧而又水墨淋漓的中国画,朴实恬静。青石或木板桥横亘在在清澈的水面,或优雅别致或玲珑飘逸,已磨损的雕栏印着岁月的痕迹,与古老的村庄融为一体。坐在简易朴素的小船上,任清凉的河水从指间流淌,清凉入心。盈盈清水,悠悠木船。宅屋临水而建,水水相连。信步在故乡那泥土的小路上,远离都市的尘嚣与浮躁,任阳光在肌肤上静然流淌,任诗意在心间轻舞飞扬。轻烟淡水的神韵,细雨朦胧的烟岚,春日草长莺飞,桃红轻染,虫燕呢喃,春透帘栊。夏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采莲荷田,淡笑浅吟,娇花照水。秋日丝雨梧桐,清秋飞雁,淡菊飘香,悠然东篱下。冬日雪依翡翠,千树珍珠。伊人似雪,翩然娇纯。因为水,让故乡透着水乡特有的滋润,水是故乡的灵魂,是家乡的灵气之所在。在水的滋润下,一汪清澈的湖水,在一岁一枯荣的生命旋律中,每年用它曼妙灵动的自然音符,谱写着一首首荡气回肠的生命交响乐,温润着家乡人的心灵。水墨故乡,江南神韵。百媚种种写不完,千色点点画不尽。也许我的前世就是那个采莲的多情江南女子,辗转来到中国北方,来到我的家乡,来到这片和江南一样美丽的风景中,在淡淡的荷香中浅笑,若轻盈的蝴蝶曼舞在氤氲的水光中……我会和杏花烟雨一起,年年回来,等待你的美丽,在某一个春天重又浮现。故乡,我对你的爱因了这追悔和等待而成了我心中一道永恒的,无法抹去的风景。

  故乡年年回来,乡情依然如故,遗憾的是我的青春不再,它在岁月的流淌中,遗失在他乡的土地上。每次回家,贺知章的《回乡偶书》一下子就跃然我的心间,并在心中默默念叨“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眼前的老家更是在发生着日新月异飞速变化。村口曾经熟悉的老树,不见了,曾经无数次路过的那些老屋,不见了,更有那条蜿蜒流淌,穿村而过的小河,也消失了,曾经的灰瓦粉墙,被红瓦灰墙所取代,不规则星罗棋布的村庄格局,被规则的现代化的几何格局所取代,笔直的道路两边,各家院落大小一致,整齐划一的房屋,让人很难一下子回忆起这是这谁家的房屋。望着眼前的家乡,我心中有一种隔膜的感觉。家乡虽然变得年轻了,气派了,富裕了,但在这变化中似乎也遗失了什么,每当走进我的家乡我总会孩子似的冒出一个傻傻的问题,这还是自己曾经熟悉的故乡么?“故乡依然在,只是容颜改。儿时梦难寻,唯有乡音留。”一种物是人非的情景,让我不由得从心中流淌出以上诗句。抬眼远方,村庄不远处的那个湖泊依然还在,那一抹养眼的绿色还在,乡人们靠水吃水的习惯还在,这一切还保留了我童年些许的记忆,让我心头依稀泛起了淡淡的乡愁,这让我多少找到了回家的感觉,并带来一份心灵的安慰。

  故乡的未来,肯定越来越富,但愿故乡在走向富裕的道路上,也与美丽一路同行。这是我内心的祝福,更是我衷心的期盼。

登录 后再点赞

2

参与更多话题互动,请下载神州佳教APP

立即下载

登录后参与评论
条评论